蓝盒子

cellofish

黑历史存放用· 2号仓库
欧美相关同人杂物

【复联】【探盾】时光的旅人

 

 

 

注:这篇其实是某长篇的番外,但某长篇不怎么满意,所以就丢这篇好了OTL

 

 

 

 

1.

 

Steve在疼痛中醒来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树林里。

透过上方的枝桠,乌云正快速地在天空中行进,把一轮圆月遮住又放开。他浑身上下都疼,于是爬起来查看了一下伤口。制服上有无数条长长的口子,伤口面积不大但很深,一边在汩汩地冒血,一边已经在不停地愈合,又痛又痒。他摊开握拳的右手,掌心里是一片菱形的金属片。那是个铜绿色的薄片,上面有几个凸起的扭曲记号,似乎是一种文字,但Steve根本不认识它们。他记得这是在光束射向他之时从那件法器里飞出来的,他情急之中下意识地抓住了它。Steve取出手机,又试了试耳麦,但全都没有一丝信号。盾牌被握在左手,除了这些,他应该还带着一个飞行包。他忍痛站起来,不多时便从临近的草丛里找到了它。但他不确定这是什么地方,冒然飞行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注意,也可能会浪费宝贵的能源,于是他打算先步行一段探查下方位。Steve看着树冠辨别了一下方向,他决定向南走。

他拨开树枝,在渺无人迹的丛林走了两小时左右,还是没到达树林的边缘。路并不算难走,只是好像会没完没了,永无尽头。那片金属片,他先前放到了制服口袋里,现在在里面微微发热。他拿出来看了看,除了比之前热了点,没有其他变化。他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,但这是现在他掌握的唯一线索了。

这次的任务原本看上去十分简单。Steve带领两名神盾特工去丹佛郊外,探查一个可疑能量源。为了同伴的安全起见,他提出由自己一人先行进入那个废弃的仓库。但Steve没料到会遇到一个霜巨人,更未曾料想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。那个大个子家伙手里有个盘状物体,散发着冰蓝色的光芒。他用这东西对着Steve,命令他交出宇宙魔方。Steve刚想跟他交谈,这件法器就喷发出了巨大的光束,并伴随着飞来的碎片,在顷刻间将他笼罩。接下来,他仿佛是跌进了一个光影制成的深坑。他能感觉到利刃般的碎光切割着他的皮肤,还有全然的寂静。这种跌落仿佛只有几秒,也仿佛进行了几个月。他最后昏了过去,然后在这片不知名的树林中醒来。

前方远处出现了一些零星的亮点,Steve加快了步伐。不久,他望见了电线杆和灯光。然后一转眼,树林猛地停止了蔓延的脚步,前面是一条宽阔的公路。更好的是,有一块路牌高高地挂在路旁,上面写着“费城向东 350公里”。Steve计算了一下现在的方位,决定先返回纽约神盾局总部,飞行背包中的燃料应该刚好能完成这段路程。他按下按钮,飞上高空,迅速把树林、公路和远处城镇的灯火抛在了身后。

 

 

 

2.

 

Steve又见到了纽约,但这似乎又不是纽约。

他在半空中能看见曼哈顿岛绵延向夜色的大海,也能看见自由女神像那个小小的黑点,更能看见布鲁克林大桥雄壮地连接着布鲁克林区。但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。市中心似乎少了很多高楼,Steve随着下降过程更加确定这点。关键是,他找不到最最惹眼的那幢——复仇者大厦。他降落在中央广场附近的那条街,神盾局的大楼也消失无踪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老旧的三层办公楼。

如果这的确是纽约,那么就是之前某个时代的纽约。Steve思索着,在街巷的阴影中遥望着本该是复仇者大厦的地方。那个法器不仅改变了地点,还改变了他所处的时间。他现在只有一个没了用处的飞行背包、耳麦、手机和一片金属片。他自己穿了身破破烂烂的制服,还拿着个引人注目的盾牌。先不说怎么返回未来的时空,现在他连个藏身之地都没有。

Steve观察着街景,揣摩着具体的时代。根据汽车和建筑物的形态,这绝对要比他战前生活的年代往后,但又绝非二十一世纪的模样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也许他能找到Howard Stark或旧时的战友寻求帮助。想到这一点,他心中掠过一丝希望。Steve瞥到了旁边一幢建筑物上的大钟。现在是半夜两点多,街道上行人稀少,车也不多。风很大,把垃圾和杂物吹得到处乱跑。Steve看到一张很新的报纸被卷到了旁边的电线杆脚下,被风吹得哗哗作响,一时间卡在了那里。他捡起报纸,不由得一愣。

这是张崭新的《纽约时报》,日期栏写的是1970年5月9日。Steve见过这张报纸。

那是在他苏醒后的日子,他用电脑查找了故人们的各种相关资料,这张报纸也在其中。因为在其头版的右下角,刊登了一则配照片的新闻。照片背景貌似是个拥挤的小酒馆,一群人正举杯在庆祝着什么,中间的人正是Howard Stark。这个新闻的标题是“欧洲胜利日二十五周年 昔日战友重聚伦敦”。Steve当时是隔着电脑屏幕看到它的。而现在,这张还泛着油墨香的报纸正躺在他的手心。

Steve有些绝望了,他记得后来的报道说Howard在欧洲大陆驻留了一个月才返回纽约。找到他寻求帮助的希望破灭了,也没有其他人可以找了。时间的巨浪曾把他推到了未来的海岸,现在,又把他卷回了空无一物的海面中央。

那片金属片透过制服的面料,炙烤着他的皮肤。他把它取了出来,发现金属片的大小明显缩减了,而它的温度却越来越高。虽然只是个小物件,但那滚烫的热度却弄得手心很疼。上一次这么烫手是什么时候的事呢?Steve回想了起来。那次是在局里的休息室,他把一杯滚烫的咖啡全打翻在自己手上。就在他手忙脚乱打算收拾残局时,Coulson探员却过来把自己按在椅子里,然后往他手掌上迅速放了两块冰块。

“谢谢!没事的,我好起来很快。”他记得自己这样说。

但Coulson探员却说:“我知道。但你还是会疼。”他绷着脸,几乎是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强硬口气命令的。

Steve记得自己当时心头一颤。人们总把他当成超级士兵,这点没错。他受伤的时候也总是能迅速痊愈如初。但眼前这个人却明白,他也需要经历常人的痛楚。

Steve望着那发生未来故事的不存在的大楼,感受着手指上的灼痛。一瞬间,所有的事情都清晰地铺展在眼前。

他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。

 

 

 

3.

 

小Phillip喜欢棒球。他喜欢坐在大得不可思议的场边,听着数万人的欢呼和呐喊;他喜欢球棒击打球时发出清脆利落的声音;他喜欢看飞出的球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,远远落下。他有一个崭新的棒球手套,那是一个多月前爸爸送他的五岁生日礼物。他喜欢上面那种浓郁的皮革味道,还有套在他小手上宽宽的感觉。

小Phillip爱好甜食。他喜欢布丁的软软滑滑,喜欢烤箱里飘出的面包香味,还喜欢胡萝卜蛋糕上绵柔的奶油。他很愿意在午后时分来上一杯热巧克力,配上个甜甜圈。要是可能的话,最好来上两个。

小Phillip的最新爱好是大提琴。他才上了半个月的课,但已经习惯于抱住那个大家伙吱吱呀呀拉个不停。今天他刚学会了第一首完整的曲子,于是从下午三点到临睡前,妈妈听着他在楼上一遍又一遍地拉着《小星星》,听到差点崩溃。

但上面所有这些加起来,也比不上他对他盾牌的热爱。那是个从婴儿时期就陪伴着他的木头盾牌。在小Phillip看来,它绝对不是一件普通的玩具。它是伙伴,是家人,是依赖,是小Phillip自身的一部分。它也是信念——小Phillip前几天从爸爸口中听到这个词,他觉得这个词听上去很带劲儿——没错,最最亲爱的盾牌必须要用“信念”这么好的词才能形容,虽然他还有点不明白这个词的意思。

现在,小Phillip抱着盾牌睡得很香。他一定是睡得太沉了,所以他进入了一个梦中。他在这个梦中睁开眼,看见有人站在窗口看着他。月亮被云层一会儿遮住一会儿又放开,在转瞬即逝的银白色月光中,小Phillip看见了那人蓝色的制服。

这一定是个美梦。他坐了起来,依然把盾牌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“你好,美国队长。”他轻声致意。

“你好,Phil。”美国队长回应了他。这果然是一个美梦,而且美国队长还知道他的名字!

“你是来看我的吗?”小Phillip歪头问。

“是的,我是来看你的。”

这时候月光凝固在了窗前那人的身上,于是小Phillip看到了队长胸前银色的五角星,他手里泛着金属光芒的盾牌,还有深红色的靴子。他注意到制服上伤痕累累,仿佛队长刚经历过一场战斗。

队长接着说:“我还想请你帮助我。”

“我当然乐意!”小Phillip几乎是喊了出来。这个梦美得像真的一样。

“你一定是受伤了,我可以带你去医院。”

美国队长用一个轻柔的手势阻止了他。

“没关系,我的伤不要紧,我好起来很快。”那个声音又硬朗又醇厚,却带着低沉的温柔。

“我知道。漫画书里说你的愈合力是常人的四倍,可你还是会疼!”

云层一定是遮住了月亮,房间里忽然一片昏暗。但在极微弱的光线中,小Phillip看见队长的脸上划过一条银线,发着微光。

“告诉我怎么帮你。”

美国队长在逐渐亮起来的窗口绽开了他的笑容:“我想麻烦你给我拿两个冰块。”

“好!”小Phillip蹦下床,几乎是跑着冲向楼梯。他根本顾不上身后那个压低的声音的嘱咐:“慢慢走,别急!”

他下楼的时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快一点,更快一点。如果回去慢了,说不定梦就醒了,美国队长也会消失不见。他在冰箱里取出冰格,挖出好几块冰块,用一只手抓满了,然后再飞也似地奔回房间。

谢天谢地,美国队长还在。

他先停了下来,然后吸了口气,捧着冰块慢慢走近他。

“冰块。”小Phillip递过去。

美国队长的眼睛好蓝,正在向自己微笑。他好想碰碰那银色的五角星,摸摸那冰冷的盾牌,甚至抱抱眼前这个高大的英雄。

而美国队长仿佛读懂了他的心思。

“孩子,现在还不行。这是一个梦,你要是碰到了我,也许会害怕或者醒来。”

小Phillip点点头,队长说得没错。他把冰块小心地倒在队长摊开的手心,他尽力抓取了,也还只有区区四块。

“足够了,谢谢你!”

“队长,你住在什么地方?”他忍不住还是问了这个问题。

美国队长略作思索,然后回答他:“我在冰雪里沉睡。”

“所以你需要冰块带你回去么?”

“差不多是这样,”美国队长摊开另一个手掌,那里有片小小的金属片。那东西一定很烫,因为它像烙铁一样通红,而且看得出正在缩小。“我被困在了这个梦里,而这片小东西是离开的钥匙。它的创造者是能随意制造出冰来的,而我不能。你的冰块帮了大忙,我把它们放在这金属片上,我就能从这个梦境中解脱了。”

“你要去哪里呢,美国队长?你可以留下吗?”小Phillip几乎要哭了。他仰着头,想把队长的样子完完全全印在心里。

队长蹲了下来,隔了一小段距离,但却正好能平视着他。小Phillip看清了他眼睛里的月光。

“我要去未来,”他郑重地说,“在未来,你在等着我回去。我也想快点回到未来你的身边。”

小Phillip似乎懂了,也似乎完全没明白。梦中的人们常说些这样不着边际的话吧。他恍恍惚惚,看着那金属片变得更小了一圈。

他抹了抹眼睛:“说再见吧,美国队长。我想你在钥匙消失前必须离开,所以你现在就该走了。”他退后到床边,抱起自己的木头盾牌。“我会到未来去找你的,我会永远等待你。因为……你是我的信念。”

他看见美国队长好像做了个决定,然后缓缓靠近他。小Phillip在那只手轻轻揉着他脑袋时闭上了眼睛。他闻到了皮革的味道,蛋糕的甜香,听到了星光般的大提琴声在自己脑内奏响。他感觉到了信念。

“Phil,晚安。未来见,一会儿见。”

他睁开眼时美国队长已经无影无踪。他重新躺下,盖好被子,默默地回想着这梦境中的一切。后来,他睡着了。再后来,风把乌云吹得远远的。月光在后半夜一直很柔和,一直照着他带着泪痕和笑容的睡脸,也照耀着他怀里的盾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(完)

 

 

2012年8月28日

 

评论(2)

热度(21)

  1. 你不知道的大溪地蓝盒子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我们的Capsicou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