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盒子

cellofish

黑历史存放用· 2号仓库
欧美相关同人杂物

【火炬木小组】翼龙的歌

 

 

 

1.

 

我是一只翼龙,属于我的空间只有一方屋檐。

我是火炬木基地的翼龙。

 

 

2.

 

每天,我盘旋,俯冲,掠过低处又直冲屋顶。每天每天,都是这样。

为什么?千万别问我这么无聊的问题。这是一只翼龙最普通的生存模式,他如果不飞翔,就白长了翅膀。

我这样做,只是因为我活着。

而活着,就是所有的一切。

 

 

3.

 

在我不飞的时候,我会伏在固定的那根房梁上,看着下面的人们。然后打个盹,醒了再接着观察。

渐渐地,我熟悉了他们。再后来,我对他们了如指掌。

他们不在的时候很多,我就会继续我的俯冲和瞌睡。有时,我还会唱首歌。

在那些夜晚,我会非常安静。然后,我会耐心等待,等着Jack来跟我说话。我俯视着他,看着他大笑和痛哭,听他滔滔不绝。大多数时候,我根本听不懂。可我喜欢这件事。我会等待着,等上一分钟或者一整夜。

 

 

4.

 

我爱上了Tosh。她虽然话也不少,但不像Gwen那样咋咋呼呼。我在房梁上用眼角偷偷瞥着她,好想帮她冲杯咖啡什么的。可是我很沮丧,因为我一点也不了解咖啡。

Tosh看起来总是很轻快,我对此很好奇。她究竟是怎么把那些忧伤的东西都揉成团,再全部塞进她那小小的身体里去的呢?也许这就是我爱上她的原因。

我曾试过对她歌唱,她听到后抬起头,笑着朝我挥了挥手。

这是我心里保留的最美的画面。

 

 

5.

 

有人轻轻松松就能点亮Tosh,我一清二楚。

只要医生偶尔对她说了俏皮话,或是更难得的调了调情,这姑娘能高兴好几天。所以,我讨厌Owen医生。他是我的情敌,我必须恨他。

他不该属于这里,不是吗?适合Owen的地方是那些拥挤和混乱的小酒馆,86岁的Owen医生带着一辈子斜视病人的那种嫌恶表情坐在吧台前。他会用他那刻薄的嘴说一些风凉笑话,然后不服老地跟女招待调调情。

他不该在这里,身上有个大洞,苍白的脸像个幽灵。我惊慌地大叫,听起来却很像我的歌声。但这一回,我的Toshiko根本没有抬头。

 

 

6.

 

很久以前,我不在这个屋顶下生活。

我不喜欢这个地方。没有树林,没有溪流,没有风声呜咽,没有壮美的夕阳。可是我也明白。这里有高高的天花板,有错综的立柱和盘旋梯,有充足的食物和水,有披萨、啤酒和我爱的人。我不必担心被棘龙追赶,我可以放心大胆地唱歌。

我还记得我从原先的时空过来时的情景。从那里到这里,中间只有极短的一瞬。我猜想人类的眼睛绝对没法看清这个过程里的东西,而我能。

想知道在时空之外,在生命之外,有什么吗?我可以告诉你,那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

 

7.

 

我盘旋的时候听见了他们的笑声,这种奇妙的声音总是充满了感染力。这声音是不是能填满千万个时空的空洞?是不是也能填满那时空之外的无尽黑暗?我决定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。就算真实的答案完全相反,我也可以拥有了一个梦幻。

我盘旋着,我幻想着溪流映着我展翅的身影。我听着Jack和Ianto的笑声。

 

 

8.

 

我见过这屋檐下的死亡,我见过这屋檐下的惶恐,我现在要看着这屋檐下的一切消失。

我知道这一刻总会来临,但这一刻就是此刻。

我还不想离开。我仍旧想飞翔、打盹和歌唱。因为只有生命,因为一切的一切只有活着才算数。

我怕极了,于是我大声唱起歌来。

我听见Jack的吼叫声,和着我的歌声被巨响淹没。

最后一件事——我闻到了黑巧克力的甜香。

 

 

 

(完)

 

2012年8月30日

 

评论(8)

热度(8)